第0506章丶贏了

全球搞武 506 作者狂奔的袖珍豬 全文字數 4982字

從開始到現在,一共出來的邪教武者,尚且沒有一百人。 而根據之前斥候提供的消息,這里藏著的邪教武者,最起碼有三百多人。 他們這邊五十人,這個時候消耗太多在戰略資源,并不是好事。 而且,最重要的一點是,消息中三名戰將境武者還沒露面。 戰將境和戰士境之間,還是有差距的。 一旦這邊動手,邪教三名戰將境的武者忽然闖入人群中,哪怕金陽及時出手,難免會有損傷。 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。 一名戰將境武者,一旦不要命,開始廝殺,武大這邊的學員可抵擋不住。 時間就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中再次過去了幾分鐘。 從山洞里面沖出來的邪教武者,已經超過了一百人。 這些沖出來的人,要不就是直接死亡,要不就是東倒西歪,暫時失去了戰斗力。 金陽依舊沒有動手。 “隊長……” 終于有人忍不住,提醒了一句。 “不著急,再等等。” 金陽按了按,示意大家不要著急。 …… “哪里來的宵小,居然敢偷襲神教,不知死活。” 在時間大概過去了三分鐘之后,山洞之中,傳來一聲爆喝,接著,一大群人從里面飛速沖出。 金陽眸子中寒光一閃。 這次沖出來的人,基本都是高級戰士境的武者是。 這些人,應該也是邪教的中堅力量了。 沒有過多的猶豫,金陽冷冰冰的開口道:“弓箭手準備,殺。” “殺,” 低喝聲,這一刻宛若死神的吟唱,整齊劃一的響起。 接著。 嗖嗖嗖。 幾十根氪金箭矢,帶著刺破空氣的尖銳響聲,一瞬間劃破寧靜的黑夜,向對面襲殺而去。 這些邪教武者,本就中毒。 加上弓箭手的攻擊,出其不意。 這一輪下來,就有幾十名邪教武者直接被射成了刺猬。 “你們幾個,用七星連珠,換上高級氪金箭矢,射殺高級戰士境的武者。” “是,隊長。” 之前被刻意安排的幾人,此刻也不再猶豫,彎弓搭箭,直接開始了狂暴的攻擊。 嗖嗖嗖。 B級的氪金箭矢,穿透力自然不是普通箭矢可以相比的。 加上這些弓箭手高超的射箭技術,短短片刻,百余名高級戰士境的武者,死于非命。 金陽抽出長刀,看了一眼弓箭手,開口道:“弓箭手采用點射的方式,掩護擊殺敵人,其他人,跟我沖。” 言畢,金陽率先攻擊。 手中一柄氪金長刀虛空一劃,整個人速度提升到極致。 眾人只見一道黑影閃過,下一刻,三名邪教武者的身體直接被分成兩半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“我靠,隊長好強。” 學員中,有人驚嘆。 的確,金陽今天展現出來的實力,比之前都要強大。 而且,最重要的一點是,果決,狠辣。 手起刀落,根本沒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,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 受到金陽的鼓舞,其他學員也是士氣高昂。 沖殺聲在這一刻車打破了黑夜的寧靜。 血光沖天。 那是氣血外放導致的。 濃郁的血腥味,彌漫在空氣中。 殺,殺,殺。 在金陽連續擊殺了十幾名高級戰士境的武者之后。 山洞之中,忽然傳來一聲冷哼。 接著,三道黑影從山洞中激射而出,手持各種不同的武器,分三個方向超金陽襲殺而來。 “來的好,藏頭鼠尾的東西,終于肯出來了。” 金陽爆喝一聲,此刻卻是絲毫膽怯沒有,手持大刀。沖了上去。 當。 金鐵交鳴,金陽手中的長刀,率先和其中一名邪教武者的武器碰撞到一起。 此人臉色劇變,不及多想,虎口傳來一陣刺痛,接著,整條手臂都失去了知覺。 金陽得理不饒人,手中長刀再次一個橫掃,直接將此人擊殺。 對方畢竟有三人。 這只是其中最弱的一人。 此刻同伴被殺,另外兩人也是驚懼交加。 當中一人,使用的武器有些特殊,并非刀槍劍棍這種常規兵器,而是一把鏈刃。 這人攻擊速度也極快,幾乎在金陽擊殺了之前那名邪教武者的同時,手腕一抖,手中鏈刃發出一聲清鳴,向金陽后背襲來。 這個時候,金陽已經來不及避讓了。 他之前擊殺那名邪教武者,就算速度再快,也有耽誤。 就這一瞬間的耽誤,鏈刃已經飛到他后背不足一米的距離。 無奈之下,金陽也只能將氣血調動,匯聚到后背。 噗嗤。 鏈刃刺入金陽的后背。 金陽臉上痛苦之色一閃而逝,接著,眼底閃過一抹狠厲之色。 “給老子過來。” 后背被鏈刃刺入,金陽并沒有退去,反而一轉身,一把抓住鏈子,隨后使勁一拉。 這人修煉的鏈刃,在所有兵器中,算是一種很少見的兵器。 這種武器,勝在變化多端,實際上,他自身的身體素質一般。 而金陽就不同了。 他當初進入戰將境的時候,因為有張小羽作為目標,也是將淬骨次數提升到八次。 八次淬骨的他,要說身體素質,比這些邪教武者不知道強了多少倍。 這人被金陽一拉,身體幾乎不受控制的向金陽飛來。 金陽也是個狠人。 在拉動此人的時候,自己再度提升速度,手中長刀一個劈斬。 一瞬間,這名邪教武者被劈成了兩半。 三名戰將境武者,此刻之剩下一人。 這人此刻已經生出了膽怯之心。 瘋子他見過,金陽這樣的瘋子他還是第一次見。 “這踏馬都是什么人?一群瘋子。” 金陽選擇的打法,完全就是損人不利己。 這人雖然有心想要逃跑,不過此刻心中也是清楚,不殺了金陽,想要全身而退,恐怕不現實。 而且,就攻擊方式上來看,這些人顯然是早有準備。 金陽的實力,他看在眼里。 自己想要直接逃跑,金陽肯定會追,到時候,拖延時間,死的還是自己。 “以最快的速度殺了他,然后逃跑,活命要緊。” 這名邪教武者瞬間有了決定。 此刻的金陽,看起來樣子凄慘之極。 之前那柄鏈刃,此刻還卡在他身體之中,并沒有被拔出來。
鮮血早已染紅了金陽的衣服是。 其他地方,廝殺聲震耳欲聾,不時有幾根箭矢從暗中飛出,帶走幾名邪教武者的生命。 這種時候,主攻手反而成了這些戰士。 弓箭手只能在后面補刀。 當然,他們的任務也不簡單,要保證殺人的前提下,還不能傷了自己人。 而武大的學員也是明白,不能讓這些邪教武者接近弓箭手,故而,刻意將戰場往后拖一點,保證這些弓箭手有足夠的距離射擊。 分析完形式,這人不再啰嗦。 森冷的眸子看了一眼金陽,二話不說,手中出現一柄長劍,手腕一抖,氣血之力彌漫,形成一道血色劍氣,向金陽殺去。 金陽不甘示弱。 強忍著體內的傷痛,手持長刀,殺了過去。 兩人此刻都殺紅了眼。 金陽這邊更加清楚,這名高級戰將境的邪教武者,才是他這次最終的目標。 殺了此人,不光能鼓舞士氣,也能確保這次任務完成。 一名高級戰將境的武者,一旦自己倒在了此人手下,這次來參加考核的武大學員,恐怕都要遭殃。 一人為了活命,一人為了保全更多的人。 戰斗一開始,就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。 金陽抽空服下一枚復生丹,利用氣血之力直接將鏈刃震斷。 他并沒有將鏈刃全部拔出來。 復生丹雖有有奇效,不過發揮藥效也有一段時間,此刻若是拔掉鏈刃,傷口流血,無疑會影響自己的戰斗力。 低沉的音爆聲,不斷響起。 所有人都殺紅了眼。 濃郁的血腥味,幾乎彌漫了整個森林,地上遍地都是殘肢斷臂。 這處平靜的荒野區,此刻徹底化為了人間地獄。 這些新生,也是第一次參加這般慘烈的戰斗,雖然說武大這邊暫時沒有人員傷亡,不過看到這里,還是有不少人有些受不了了。 這就是戰爭嗎? 很多人開始迷茫,此刻卻又身不由己。 你不殺別人,別人就會殺你,這是沒辦法的事。 “狂風絕息斬。” 某一刻,金陽忽然大喝一聲,接著,身形高高躍起,手中長刀一瞬間變得了一片血紅色。 金陽手持血色長刀,模樣瘋狂無比,手中長刀一瞬間劈出幾十下。 血色風旋,如同平地升起的龍卷風,這一剎那將那名邪教武者徹底淹沒。 待風旋消失,一同消失的,還有那名邪教武者的身體。 地上只留下一柄氪金長劍。 戰斗進行到這里,其他學員也是精疲力竭。 好在,有了之前充足的準備,這場戰斗,總算接近了尾聲。 武大這邊,只有少數幾名學員受了輕傷。 邪教這邊,無一幸免,全部被擊殺。 金陽坐在地上,拿出幾瓶氣血液服下,大口大口喘著粗氣。 其他學員也差不多。 學員中唯一還保留戰斗力的,反而是那些弓箭手。 他們站在后方,一直射箭,雖然也消耗氣血,不過沒有參加正面的戰斗,至少體力保留了下來。 金陽環顧四周,顧不得鼻尖縈繞的血腥味。 緩緩站起身來,深吸一口氣,開口道:“我們,贏了。” 是的,贏了。 這場戰斗,有他一手布置,發動,到最后勝利,他一人獨戰三名戰將境武者,并且將對方全部擊殺。 武大這邊,沒有一人死亡。 這是一場勝仗,完勝。 “贏了,贏了……” 人群中,沉默了片刻,這才爆發出雷鳴般的吶喊聲。 學員喜極而泣。 這場戰斗,雖然對于他們來說沒有什么難度,甚至說比上次更加容易,然而面對這種血腥殺戮,很多人還是心驚膽戰。 畢竟,這些大一的新生,還是一群十幾歲的孩子。 他們本應該在這個最美好的年級,享受大學生活,談戀愛,追求自己的夢想。 然而,今日,他們卻不得不拿起武器,去殺戮。 沒有人希望自己的雙手沾滿血腥。 更何況他們只是一群孩子。 一眾學院幾乎是哭著呼喊。 沒錯,他們贏了。 金陽站在原地,看著這些疲憊的學員,忽然驕傲。 老子自己帶隊完成了任務,而且完成的如此順利。 張小羽想必應該看到了吧。 老子不是你們口中的廢物,總有一天,我也會站在你們那個高度,讓人展望,讓人羨慕,成為別人的追求的目標。 我金陽,不比任何一個人差。 此刻的金陽,豪氣頓生。 高空中,張小羽嘆了一口氣。 從始至終,這場戰斗他都在看在眼里。 金陽,成長的太快了,快到出乎他的意料。 他自問如果自己和金陽同等實力,這次來執行任務,并不一定能做到比金陽更好。 “我這個老師,算什么老師,我其實不如大多數人,我也沒有這么無私。” 張小羽喃喃自語了一句。 他心中很清楚是。 如果現在將他和金陽兌換一個位置,也許他做的遠遠沒有金陽這么優秀。 更加準確的來說,張小羽很清楚,自己是一個自私的人。 讓他帶隊,他覺得麻煩。 因為要考慮的事情太多。 “廚子大概率是知道我的性格,為何還會安排我參加這種考核? 難道就為了改變我?” 張小羽想到了一種可能,不由得苦笑。 自私有錯嗎? 似乎也沒錯。 每個人需要守護的東西不同罷了。 沒有再過多的糾結這個問題,這種實習導師的日子,應該也過不了多久了。 按照廚子所說,通道很快就要開啟,到了那時候,學院總不會讓他一個戰皇將的武者帶隊去異界吧。 這未免有點不現實了。 下方,金陽他們休息了片刻。 “同學們,戰斗還沒有結束,我們還有事做。” 金陽頓了一下,繼續開口道:“所有人聽命,打掃戰場,所得收獲統一上交,事后分配。 我強調一句,大家既然是一個團隊,就要相互信任。 這勝利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果,戰利品,也歸大家所有。 當然,受傷的人可以酌情多分一些,但是,若是有人敢私藏,一旦被我發現,上報張老師,并且踢出隊伍。 聽明白了嗎?” 這話一出,全場寂靜。
隱藏
内蒙古时时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