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0章 你們全家都別想活著離開

都市紅粉圖鑒 1390 作者秋江獨釣 全文字數 2092字

“我也這么想。”薛家豪點了點頭:“你今天不來和頭酒,也就是多死幾個人,該發生什么事,一樣會發生!” 蘭海鵬喘了幾口粗氣:“我沒那么多錢……” “沒錢就想辦法借點。”任俠說著,悠然抽了一口煙:“你全家老小的性命可都在我的手上。” 蘭海鵬汗如雨下:“你等一下……” 隨后,蘭海鵬轉身走到一旁,開始不住地到處打電話,就是為了借錢。 任俠這邊也打了一個電話,是打給沈詩月的:“你給我一個公司賬號。” “你要干什么?” “咱們被砸的工地,我要了一筆損失賠償……”任俠告訴沈詩月:“肇事者會把賠償直接轉入公司賬號!” 沈詩月非常驚訝:“你開什么玩笑?” “我確實喜歡開玩笑,不過這會兒沒心情。”任俠聳聳肩膀:“你就快點把賬號給我吧。” “我已經調查過來,砸我們工地的人,是海鵬哥。” “那又怎么樣?” “我很早之前就聽說過這個名字。”沈詩月緩緩搖了搖頭:“這個人行事心狠手辣,可以說血債累累,廣廈本地的血拆相當一部分,都是這個人造的孽!” 任俠又問了一遍:“那又怎么樣?” “任俠,我知道蘭海鵬是沖你來的,為了報復你而連累了公司……”沈詩月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我知道這些之后,沒跟你說什么,而是讓人把工地保護起來,并且調查蘭海鵬的行蹤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 任俠當然知道:“你支持我!” “沒錯。”沈詩月十分果斷的點了點頭:“如果放在過去,我一定會責怪你,因為個人的問題,牽連公司業務不能正常開展。但如今我已經不一樣了,你作為公司的一分子,你個人的問題就是公司的問題,我跟你一起扛到底!” “謝謝你。”任俠點了點頭:“但這不是你說胡話的理由。” 沈詩月愣住了:“我說什么胡話了?” “你不相信我要來賠償這就是說胡話。”任俠一本正經的提出:“你質疑我的能力,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,讓你糊涂了?” “你……”沈詩月感覺很委屈,自己如此支持任俠,竟然落下來說胡話的評價。 “快把公司賬號給我吧。”任俠嘆了一口氣:“收到錢之后第一時間告訴我。” 沈詩月立即提供了一個賬號,任俠什么也沒說,就掛斷了電話。 這個時候,蘭海鵬也結束通話,轉回身告訴任俠:“錢,我籌到了……” 任俠找過來一張餐巾紙,在上面寫下公司賬號,扔到蘭海鵬面前:“轉賬吧!” 蘭海鵬看了一眼賬號,一聲冷笑:“任俠,你以為我的錢,是白白能拿走的嗎?” “這個時候你說這句話很不聰明。”任俠緩緩搖了搖頭:“別忘了你們全家的性命還在我手里,如果你這會兒把我激怒了,你們全家都別想活著離開。” “好,我把錢給你打過去,但你必須保證,我們全家安全離開。” “沒問題。”任俠點了點頭:“不過有一個條件。”
“什么條件?”蘭海鵬很是不滿:“你要錢,我已經給你了,你怎么還有條件?” “本來是沒條件的,但你剛才這句話,讓我很不爽,所以我臨時加了一個條件。” “夠了!”蘭海鵬拍了一下桌子,豁然站起:“任俠你別以為我真的怕你!” “你必須怕我!”任俠掏出藍蝎子,隨手一揚,“碰”的一槍,正中蘭海鵬一個手下的額心。 這個手下仰面倒在地上,后腦留出一攤紅白色的東西,是鮮血和**。 蘭海鵬其他手下被嚇壞了,還沒等他們做出反應,特種兵齊刷刷舉起MP5,瞄準了他們。 結果,蘭海鵬的手下不敢動了,只能眼睜睜看著同伙被打死。 任俠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:“怕不怕我?” 蘭海鵬嘴角不住抽搐著,沒有馬上回答。 “看來你還是沒搞清楚狀況……”任俠把藍蝎子瞄準蘭海鵬另外一個手下:“你們所有人的性命,現在全都捏在我的手里,包括你自己、你的家人和你的手下,我能決定你們誰死而誰活,世間最大的權力莫過于此。” 薛家豪嘆了一口氣,告訴蘭海鵬:“這種情況下,你最好還是服個軟吧,畢竟性命在任俠手里。” “你給我閉嘴!”蘭海鵬沖著薛家豪怒道:“還不都是因為你,老子才上了這個圈套,你特么要是不擺和頭酒,老子會被任俠拿槍對著!豪爺,我尊敬你是江湖前輩,難道你就是這么辦事兒的嗎,傳出去不怕被人戳脊梁骨!” 薛家豪重重哼了一聲:“你這么說可就不對了,在和頭酒上動刀動槍,可不是任俠開始,而是你蘭海鵬!” “那是因為……” “因為你個頭呀!”薛家豪打斷了蘭海鵬的話:“如果你不這么做,任俠也不會跟你亮劍!” 蘭海鵬反駁:“不管我是不是動刀動槍,任俠早就把我家里人綁過來了,說明任俠根本沒打算和談!” “別廢話了!”任俠抬手又是一槍,結果蘭海鵬有一個手下,直接躺死在地:“我剛才說什么來著,你這種人全家都該死,不過這還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你的態度很有問題,你需要好好端正一下自己的態度再來跟我說話!” 讓任俠這么一說,蘭海鵬不敢出聲了。 “還有,豪爺現在是我的小弟……”任俠指了指薛家豪,告訴蘭海鵬道:“你對我的小弟不尊敬,就是不尊敬我本人,如果你不能端正態度,那么真的要全部死在這里!” 也就在這個時候,蘭海鵬的父親顫顫巍巍,對蘭海鵬說了一句:“你就說句軟乎話吧……” 任俠譏諷的一笑:“這老東西真的怕了!” 蘭海鵬睚眥欲裂:“不許這么說我爸!” “我就這么說怎么了?”任俠把藍蝎子對準蘭海鵬的父親,問了一句:“你到底是不是老東西?” 蘭海鵬的父親看著黑洞洞的槍口,都快尿褲子了:“是!我是老東西!”
隱藏
内蒙古时时开奖号码